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一个装着800元钱的信封散文随笔

800元钱,还是属于一个学生的钱,信封是我过后加上去的。黄色的信封直挺挺地竹立在书桌上,依靠书柜。每当夜色渐浓郁渐深刻的时候,我常常安静地端坐桌前,我会从视线到心灵主动地与信封做一次次深刻的对视,一个多月来,从信封里涟漪而来的一波波的感动,清澈地泛过了我的心池。

800元钱,我真的不知道,在一个学生的心头,这么多年来是什么样的份量,又经历怎样一种漫长时光的折磨。

今年国庆假期的一个下午,我如常在家里午睡,也许是毫无牵挂一身轻的原因,这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4点半钟。翻看手机,竟然有许多个未接电话,我感到惊讶。其中显示来电地址是广东东莞的同一个电话有八次。是谁呢,是认识的人吗?我心生歉意。

当我回拨电话,接电话的人是个男青年,这声音似乎熟悉,却又猜不出是谁。在我急切地在记忆深处想扑捉一个身影的时候。他先自我介绍了,他是韦秀睿,现在街上,今天特地要来我家和我聊天。从他的声音可以明显地辨别出他很高兴,我倒疑惑,到底是能见着我而高兴,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呢?

韦秀睿,2006年高中毕业,那时我是他的班主任。十年了,但我还能清晰地记得他的外貌。

五点钟的时候,韦秀睿敲门。什么那么隆重啊,我开门看到北京军海医院技术帕克攻勊他手里提着一个漂亮丰富的果篮子,我就问他。很久不见老师,想念您了,顺便过来看看老师而已,没有什么,他微笑地顺口就说,大方地进门坐在沙发上。

毕业十年了,除了他那秀气的脸型使我最熟悉之外,从他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我很清楚,站在我眼前的是一位成熟稳重的男子汉。在后来我们的随意交谈中,他的健谈和谨慎更使我相信我初入行时候的一个正确的信念:让每一个孩子都在平等和尊重中健康成长。

我说在这里吃晚饭吧,他一口就答应,爽快得使我觉得满足。我们一边吃饺子,一边在不停地说话,海阔天空地聊过往,聊到昔日班上的同学。我从他的叙述中,我知道,他09年大学毕业之后,他到广东东莞一家公司上班,由于能吃苦耐劳,为人诚恳厚道,报酬也不错。这两年,年迈的父母独自在家,他回家建起了一栋两层楼的房子,由于条件原因,他还要外出打工,不能在家陪父母,他深爱的妹妹现在出嫁了。他在叙述这些内容的时候,我看到他眼神里的丝毫,还有他对我的信任。

屋里光线渐暗,我们亮了电灯。他说要回家了,明天要回广东,今晚回家陪父母。对于能想起父母的青年人,我不挽留他住下。他站起身,却伸手掏出钱包,这动作立刻使我惊讶。我突然想到什么,正要说些什么。韦秀睿已经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马上就递给我。湖北哪家癫痫医院治疗好他说,这太久了,老师请您给我了结我的心愿吧。我看得出来,都是一张100元面额的。

我不能要他的钱,我心里很坚定地告诉自己,我对他说我一定不能要你的钱。但是他一定要我伸手接他的钱,他见我不接,执意要塞进我的衣服口袋里,我都挡住了。他就干脆把钱放在桌子上,立即起身要开门出去。我还是把他挡住在门内。我恳求地说,我不会要你的钱,请你收好,拿回家给父母吧。

他重回大厅沙发坐下,钱在我手上,他说了很多感激的话,我知道他意欲说服我。我手握钱,一边捏住他的衣角想要把钱塞回他的衣服口袋。但是,他的坚决真的让我难以得逞。我只想,我不能要他的钱。

我们在为一沓钱的归宿而激烈博弈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大厅里跑了几圈。屋外,天似乎要黑了,他说要回家了,我说我送他到家,他点点头。我打算到他家把钱给他的父母。

我哪里能想到,我们并肩出到门外,他说了声谢谢老师,接着他撒腿就跑了,他的身影倏地就消失在校园的大铁门之外。我无助地回到家,数一数,800元。这情景,我一下就变蒙了,我该什么办,我一定不能收下这钱。

接着,我默默地用一个信封小心翼翼地把钱装进去,置于书桌的后面,每当夜深人静,与一个信封对话,寻找往昔的点滴痕迹。引起男性癫痫病的原因>

2003年9月,是我到高中任教的第一年,我当班主任的班级,韦秀睿与大部分的孩子们一样,神情害羞,穿着朴素,一脸稚气,眼神里充满希望。

开学发课本的第一节课,我检查发现还有几位同学还没有缴费。我想,课本与资料要全部发到每一位同学的手中,不能因为欠费而让这些同学心灵被灼伤。结果我就这样做了,没想到下课后,有一位男同学手里拿着几本资料书到办公室找到我,他就是韦秀睿。他害羞地说他不要资料了。我让他坐在我的身边,一而再地问,他才说家里经济很困难,没有钱要资料。说完,他低着头,眼里湿润了。

我们是农村学校,农村孩子们明白读书能改变命运,但是却要承受着没有钱读书的折磨。现在,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具体说了什么话,我就想让这孩子要书和资料,然后认真学习,旧课本不好用。我还记得,我说老师帮你解决课本费的问题。你用心认真学习就行了。

他拿着书低声说谢谢就又回到教室了。好像到高二年级的时候,韦秀睿说,他又没有钱要资料了,我一样想,农村孩子孩子改变命运就只有读书,绝不能让任何一个孩子辍学。因此,我对他说老师已经帮你解决课本费的问题了。

他回到学校之后,有一天,我们在大操场的榕树下聊天,他推辞不下而同意接受我递给他的五十元武汉权威癫痫病医院在哪钱的时候,他突然对我说,他以后有钱了一定要还给我,无论多少年后。

也许帮助了一个学生,真的,老师只求得他日后的路能够充满阳光,或也能照亮别人,别无他求。我和同学们就这样互相学习,互相鼓励着到了高三毕业。回首往昔,农村的孩子们特能够吃苦耐劳。我帮助韦秀睿的事不知道为什么班上的同学们都知道了,每当到学校发贫困生补助费的时候,同学们没有争抢,而是主动让给最需要费的同学。一个团结友爱的班集体,现在想来依然令我感动至深。

装着800元钱的信封,仍然直立在我的书桌上,我想某个时候一定把这钱给这位学生的父母。

现在,橘黄色的信封常常在灯光下,像一面斑驳的镜子,微弱的光线泛影我的面容或深至心灵,某种莫名的敬畏涌入我的心池,用我是一位老师的眼光,这是敬畏成长,敬畏善良,还是敬畏生命的所有呢,也许都是。

现在我还是一位身份普通的老师,面对我的学生们,我常常想起几句话。“不管我们飞得多高多远,您永远是我们最想念的人;不管我们在的旅途遇到什么挫折,您永远是我们前行的动力。”这发自肺腑的声音是都安高中学生对莫振高校长寄托怀念最深情的心声。

装着800元钱的信封里,还有我对生命成长的呵护与敬畏。

© wx.jootg.com  九零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