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午夜不睡觉-

    一

  梦阳师范学校,午夜十二点。
  “这会儿,女生在十什么呢?”王介之想。
  “哎,李强,麻烦你把电话交给我。”
   “不交,三更半夜的,还打什么电话呀?”
  “哎呀,大哥,麻烦你了,给一下嘛。”
  “……来,接着。”
  “谢谢。”
  王介之面黑,个子小,既不善言谈,也不健谈,尤其是碰上跟女生说话,脸定会红的跟秋后的霜叶一样。因为他为人“正经”、“呆板”(女同学都这么说他),久而久之,女同学都说他是“老封建”,都说他“缺泛幽默感”,因而都不愿与他主动交往。
  王介之常常一个人在教室里学习,很认真的。许多人都说:“王介之不知是怎么想的,保送上大字没有希望,还不把人际交往能力锻炼一下?”也有人说:“王介之这个人,是不是有病?比如抑郁症之类的心理障碍。”其实,王介之并没有什么病,只是他不这样想,他只想着:“学生时代就应该搞好学习,锻炼好身体——王介之锻炼好身体的方法就是每天在课外活动的时候打一小时的篮球。”除了想学习和打篮球的事之外,王介之就只想个吃饭和睡觉的事。
  王介之干什么事情都很执著。有一天,他正一门心思想着篮球的事,比如如何跨篮如何过人等等。突然,篮球就滚到一边去了,他正要拣篮球,篮球却被一个女孩抛了回来。王介之跟拣篮球的女孩说了声“谢谢”,女孩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转身走远了。王介之又回去打篮球了。
  一个周末的晚上,王介之他们在宿舍里谈论一个问题——没有恋爱过的青春是不是完整的青春。结果,室友们一直认为:没有恋爱过的青春是不完整的青春。自那晚起,一看到校园里成双成对的男女,王介之的心里开始痒痒了。王介之想,自己马上要毕业了,谈恋爱是不可能的了,那就找两个外班的女孩“玩”一下吧。 “必定咱们年轻过嘛!”王介之说,“也该谈谈恋爱了。”
  王介之变了。同学们也都这么说。
  王介之双手接过电话,又不知该给谁打电话了,就自言自语地说:“给谁打呢?”
  “马娟娟——”室友姚果子说。
  “谁是马娟娟?”王介之问。
  姚果之说:“就那天替你王介之拣了篮球的那个笑得很甜的女孩儿,叫马娟娟,三年级一班学生,本地城里人,还说对你很崇拜,因为你诗写得不错------”    
  王介之笑了笑,说:“那我也该像你追江红梅一样去追了马娟娟了。”
  “肯定嘛,现在不追等待何时?”姚果之说,“再等河南看癫痫病上医院,哪家靠谱待就没机会了------”
  “求,就打给马娟娟吧!”王介之沉默了一阵说。
  “王介之,马娟娟你认识不?”室友朱珠问。
  王介之笑着说:“不认识。”
  “不认识,那你给人家打什么鸟电话?”室友宋军武说。
  “不认识就不能打电话了吗?”王介之不满地说。
  “那你知道马娟娟的电话号码吗?”宋军武问。
  “哦,不知道------” 王介之像放了气的皮球,沮丧地说,“打什么鸟电话?”
   “哎呀,不要紧,让我这个“校园百事通”告诉你。”室友朱珠自信地说。
  王介之顿时觉得眼前一亮,问道:“朱珠你知道吗?”
  “知道-----”朱珠说,“6688448。”
  王介之一边念着电话号码一边开始拨号了------
  夜很黑,也很静,仿佛整个世界都已进入了深深的梦乡。

    二

  王介之拔通了6688448。电话里头传来了女孩很甜的一声:“喂——”宿舍里立即停止了说话,王介之说:“喂——”
  “你找谁?”
  “我找你。”
  “你是谁?”
  “难道你还没有听出来我是谁吗?”
  “没有。”
  “没有?------我就是那个爱你爱的快要发疯的男孩儿。”
  “神精病。”
  “啥,你说我神精病?”]
  “嗯。”
  “好吧,神精病就神精病吧,这是你说的------不过,你知道我为什么成了神精病吗?”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我告诉你,是想你想成神精病的?”
  “哈哈哈------别再犯神精了,你找谁?”
  “我就找你。”
  “找我,你是谁?”
  “我是四年级四班深深爱着你的男孩儿啊!”
  “我也是四年级四班的------你是谁?”
  “哦,对不起,我打错了。”听对方说她也是四年级四班的,王介之赶紧挂断了电话,他很兴奋,笑着说:“啊,原来在夜里给女孩子打电话这么有意思,怪不得很多男生每晚要给女生打电话呢。”其他人笑了,王介之也跟着笑了。
  接电话的女孩见打电话的男孩儿慌里慌张的挂断了电话,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别的室友问她是谁打来的电话,她说不知道,其他室友又问她都说了些什么,她说没有说什么,其他人再也没问什么,女孩就和其他人一样闷闷地倒在了床上。接了电话的女孩叫李静。(电话本来不在李静辽宁省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的床头,但因李静对接电很有热情,室友们就把电话挪到了李静的床头。)挂断电话后,李静想,这个男孩真是太不像男人了,我一下就把他给制住了。这让李静产生了一丝淡淡的兴奋,但紧接着惆怅和迷惘又裹住了她的全身。于是,李静就开始后悔自己刚才不该说慌话,因为不说谎话男生就不会挂断电话,也就是说,有人会在失眠的夜晚陪她来说话,陪她来打发深夜的寂寞。刹那间,李静的心头一酸,不由得悄悄流下了泪水。

    三

  王介之挂断电话后,室友们笑他像阿Q ,他不理睬他们,先是得意地笑,而后是责怪朱珠戏弄了他,说:“朱珠啊朱珠,你把我这下给害惨了,说的不是马娟娟宿舍里的电话号码,而是咱们班女生宿舍里的电话号码------”
  “接电话的是谁?”朱珠问。
  “没听出来是谁。”王介之笑着说。
  宿舍里开始一阵哄堂大笑。那笑声,划破了深深的夜空,飘向了遥远的黎明。
  “朱珠,说一下嘛,马娟娟宿舍里的电话号码是------6-6-8-8------”王介之一边问一边打。
  “6688442。”朱珠说。
  “真的吗?”王介之笑着说,“朱珠,再不能骗人了------”
  朱珠说:“真的,这回不骗你了。”
  “好,如果不是真的,看我怎么收拾你------”王介之一边说一边打通了电话。 “喂——”电话里传来了王介之非常熟悉的声音,是王介之的老乡李莉,王介之赶紧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就捏住鼻子说:“喂,麻烦你找一下马娟娟。”
  “马娟娟,我们宿舍里没有这个人,你打错了。”
  “哦,对不起——”王介之又一次挂断的电话。
  挂断电话后,王介之开始责怪朱珠了,他说:“哎,我说朱珠,你为什么那么个样子,不说就算了,为何偏要骗人呢?------唉,现在人真是怎么了,知道一个电话号码有什么了不起,就这么狂妄?”王介之叹了一口气,接着说,“算了吧,打什么鸟电话呢?”朱珠见王介之真对自己有点生气了,就说:“王介之,你打,这次真的告诉你马娟娟宿舍里的电话号码。”王介之听朱珠这么一说,又打起了精神,说:“真的吗?”朱珠说:“真的------王介之,你的电话卡还有钱吗?”王介之说:“不知道,那我查一下吧!”宋军武突然说:“王介之他只有鸡巴,哪有什么电话卡呀------现在用的还是人家付建平的吧。”王介之装作没听见,继续拔他要拔的号码。朱珠问:“王介之,你用的是谁的电话卡?”王介之说:“是付建平的。”朱珠笑着说:“可能已经打光了吧?卡上本来小孩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就只剩五块多钱嘛。”王介之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顾着拨打他要拔打的号码------
  此时,王介之很高兴,好像马娟娟现在就站在他眼前,送给他甜蜜的微笑似的。但是,他又一次被接电话的女孩说成了神精病。还说你赶紧去天水精神病院治疗吧。女孩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女孩想像男孩儿的狼狈像——表情木呆,拿电话的手僵硬。女孩儿轻轻地笑了。

    四

  ——王介之手里拿着电话,整个人像是半干的茄子一样,他轻轻的骂了声“他娘的!”就打算把电话放到原来的位置上,这时,朱珠又说话了:“王介之,怎么,没打到吗?”
  “没有。”王介之沮丧地说。
  “哪怎么了?”宋君武问。
  “人家接起电话后骂了一句就挂断了。”王介之很失落,好像自己是无辜的。
  “人家没说啥?”朱珠问。
  “说了。”王介之说。
  “说了什么?”姚果子问。
  “唉,又不知被哪位三八骂了个神精病------”
  “是谁的声音,听出来了吗?”朱珠问。
  “没有------又不是一个班的,我怎么能听出对方是谁呢?”王介之反问道。
  “不好意思,王介之,刚才那又是我们班上女孩宿舍里的电话号码,不是马娟娟宿舍里的。”朱珠说。
  “朱珠你怎么------”王介之生气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我怎么了?”朱珠反驳道。
  王介之气得脸都红了,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王介之,这回真的告诉你马娟娟宿舍里的电话号码------”朱珠见王介之真的生气了,就跳下床来到了王介之的床上,说,“你的卡上没钱了吧?来,干脆用我的打吧。”
  “唉,算了。”
  “不算,为了给她打电话挨了那么多的骂,能算吗?我打通了,把马娟娟找过来,你说话。”朱珠说着就拔通了马娟娟宿舍里的电话。
  “喂——”
  “喂,麻烦你找一下马娟娟。”
  “马娟娟,好,你稍等一会儿。”
  “麻烦你了。”
  电话里传来了喊马娟娟的声音。朱珠把电话交给了王介之,说:“通了,你等着说话吧。”
  王介之笑着接进话筒,焦急地等待着。此刻,王介之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仿佛是千军万马在奔腾。
  马娟娟说:“喂——”
  王介之说:“喂,你知道我是谁吗?”
  马娟娟说:“不知道。”
  王介之问:“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严重的癫痫患者有什么表现假的不知道呢?”
  马娟娟说:“真的。”
  王介之说:“哼,假话------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马娟娟说:“接电话呀!”
  王介之问:“那接电话以前呢?”
  马娟娟说:“以前等着接电话啊!”
  王介之问:“那你在等谁的电话呢?”
  马娟娟说:“不知道。”
  王介之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马娟娟说:“是假的也是真的。”
  王介之问:“什么意思?”
  马娟娟说:“没意思。”
  王介之说:“那怎么------还没有睡觉呢?”
  马娟娟说:“唉,反正睡不着觉,大家就这么闷着坐着哩------”
  王介之说:“闷坐着?那么说你们就真的在等着接电话?”
  马娟娟说:“嗯------”
  王介之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真的就这么无聊吗?”
  “哎,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马娟娟问。
  王介之说:“没有事情。”
  马娟娟问:“没事情为什么打电话呢?”
  王介之说:“也和你们一样,睡不着觉呗。”
  马娟娟问道:“那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王介之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
  电话里传来了马娟娟深深地叹息声,王介之跟着又叹了一口气。
  马娟娟问:“你倒底是谁?”
  王介之说:“你猜猜。”
  马娟娟说:“我猜不到。”
  王介之问:“你是真的猜不到还是假的猜不到?”
  马娟娟说:“真的。”
  王介之问:“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吗?”
  马娟娟说:“不知道。”
  王介之又问:“不知道,那你是哪个班的?”
  马娟娟也问道:“你是哪个班的?”
  王介之说:“我是------你是哪个班的?是不是咱们学校里还有一个叫马娟娟的女孩?”
  马娟娟说:“我不知道。”
  王介之继续问道:“那你是哪个班的?”
  马娟娟说:“我是三年级一班的。”
  王介之说:“哦,对不起,打错了,我要找四年级一班的马娟娟,请你不要介意。”
  马娟娟说:“没关系。”马娟娟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王介之轻轻地放下了电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唉,唾觉吧------但愿今天晚上能睡个好觉,做个好梦!?”

 

© wx.jootg.com  九零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