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致命机关侦探

王富是新近搬到塔元县的一个老头儿,独门独户,孤身一人。谁知,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那天半夜,一帮灯笼火把围住他的茅屋,门被撞开,一队差役在刘县令的带领下冲了进来,抓住迷迷糊糊的王富,在他家中里外搜查起来。

  时间不长,两个差役搜出一个木箱,抬到刘县令面前。刘县令望着木箱,得意地捋着胡须道:“打开。”

  木箱被打开了,箱中装满了古董,最底层竟然放着一件血衣和一把刀子。

  刘县令呵呵一笑道:“果然是个深藏不露的盗墓贼。”

  原来,最近塔元城外一个古墓被盗,还死了一个人。

  刘县令明察暗访,最终将目标锁定在新搬来不久的王富身上。

  王富一听,傻了眼,大喊冤枉,说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他的。

  刘县令嘿嘿一笑,指着面前的物品道:“你说不是你的,可这是从你家搜出的,铁证如山,岂容你狡辩。”然后,回头一声喝,众差役抬着赃证,押着王富,连夜回到县里。

  由于赃证俱在,刘县令当夜写了申文,请求将王富判处立斩。

  申文不久下来,刘县令立即命令将王富绑押刑场,斩首示众。

  到了刑场,午时三刻已到,刽子手提起鬼头刀,正准备砍,就在这时,人群中一个人站出来,大喊刀下留人。刘县令一拍桌子,让差役将扰乱法场的人抓上来。

  不一会儿,那人被抓上来,刘县令一见,吓得满脸胖肉直抖,跪了下去,连连喝叫差役快松绑。差役忙解了那人的绑,捎带着,王富也在鬼门关外被救了下来。

  这来的人,就是微服私访的江城王。

  江城王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刘县令浑身直抖,面如死灰。江城王指着王富,责问刘县令:“死者多大年龄?”

  刘县令战战兢兢道:“三十多岁。”

  江城王哈哈大笑道:“混账,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能杀得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

  这话说得西安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刘县令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然后,江城王让差役抬来赃物,愤怒地质问刘县令:“两个小伙都抬不动,一个七十多岁的人能随便搬走?”刘县令更是哑口无言,叩头请罪。

  江城王严责刘县令,让其尽快破案,然后扶起王富道:“老人家,你还是离开这儿吧,否则总有一天会被这昏官断送性命。”

  王富感激不尽,可孤身一人,又无处存身。江城王看王富实在无处可去,就对身边一个跟随道:“让老人去王府养老吧,江城王府不缺一个老人的饭。”

  塔元百姓听了,都不觉叫好,王富也感激得连连作揖。

  王富随江城王来到京城的江城王府,每天有人伺候,大鱼大肉吃着,绸缎衣服穿着,可是心里却沉甸甸的:有道是无功不受禄啊!江城王救了自己,又养着自己,自己没一点儿回报,心里很不踏实。

  这天,江城王上朝回来,在书房里长吁短叹。王富请求拜见,江城王让他进来,坐下,问起生活起居,王富一一答罢,然后说了自己的心事。

  江城王听后呵呵一笑道:“怜贫惜老,人之本性,怎能图报呢?”

  王富急了,说自己不能回报,心中愧疚,不如离开。江城王看王富态度坚决,于是问道:“不知老先生擅长什么?”

  “擅长布设机关。”王富说。

  江城王笑了,看表情像是对王富的话怀疑的样子。

  王富见江城王不信,当时就急了,他告诉江城王,自己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机关大师王子九,已经金盆洗手,发誓不再摆设机关,可遭人逼迫,屡次三番让他设计一种机关图纸,无奈之下,隐姓埋名,跑到了塔元县。

  江城王仍不信,笑着摇头,王富只得拿出一枚自己的图章,放在江城王面前,江城王才睁大了眼。

  江城王最近发愁的原因,是给皇帝修陵墓的事。当今圣上同所有皇帝一样,很操心自己死后的事,把修陵墓的任务交给江城王,要求陵墓墓门设计一种特殊机关,使盗墓贼进去后出不来。

  江城王问遍能工巧匠,大家只能设为什么会得癫痫计让盗贼进不去的机关,可没一个设计出让盗贼出不来的机关。

  王富呵呵一笑,道:“给我几天时间,我能设计出来。”

  几天后,王富拿着图纸告诉江城王,他已设计了一种机关,叫断龙石,外面机关一旦启动,断龙石就会自动卡在石门后的石槽中,人在里面无论如何也开不了门,只能等死。当然,外面的人再启动机关,断龙石就会离开石槽,墓门也会随之打开。

  江城王听了很满意地道:“陵墓马上竣工,皇上将亲自验收,这种机关一按,圣上定很满意。”当即派王富去组织安设机关。

  半个月后,机关做好了,王富也回来了。

  晚上,江城王叫来王富,摆了一桌酒。酒过三巡,江城王停下筷子,呵呵一笑,对王富道:“本王可得谢谢你,你是本王夺位第一功臣。”

  王富目瞪口呆,不知江城王在说什么。

  江城王得意地告诉他,自己早想篡位,可是皇帝防备得紧,以至于无法下手。恰好此次皇帝将建陵任务交给自己,故意设出种种难题,名为造墓,实想置自己于死地。“现在好了,我利用你造的机关,将他和他的侍卫都困在墓室,他们只能等死了。”

  王富胆战心惊,道:“那是你哥哥啊。”

  江城王眼睛一翻道:“争夺皇位,只有敌人,没有亲人。”然后告诉王富,他已喝了毒酒,现在只有死路一条,而造墓的人,也都被押入大牢,明天清晨全部处死。

  “为什么?”王富颤声问道。

  江城王告诉他,自己今晚就带兵进宫,抢夺皇位,可不想刚登基,那个该死的皇帝又从墓室中被放出。江城王话还没说完,王富一下感觉到自己腹痛不已,想要说什么,还没张开嘴就倒在了地上。

  江城王笑了笑,一挥手,带着王府士兵向皇宫进发。

  江城王一走,王富忍痛爬起来。原来,他早已知道江城王不怀好意,事先喝了解药。他找了一把铁锹,扶着梯子出了院墙,奋力向陵墓奔去。他一定要破坏江城王的计谋,否则,那些工匠就会丧命。

  治疗癫娴病的药有哪些到了陵墓,外面已无一人,他从怀里掏出一根细铁丝,弯成矩形,后面留个长长把手,然后沿着细小的门缝插进去,轻轻一绞,石门后“哐”的一声惊天巨响,石门“吱嘎嘎”打开,皇帝和侍卫由于缺氧,一个个卧在地上奄奄一息。随着石门打开,空气吹入,不一会儿,都恢复了知觉。

  王富忙告诉大家,说自己是机关制造者,上了江城王的当,现在特来救助皇帝。他告诉皇帝,江城王带兵进攻皇宫,准备夺位。皇帝听了,呵呵一阵冷笑,狠狠道:“他抢先下手了。寡人之所以要造这样的机关,就是想趁这次巡视,把他关在这儿,提前殉葬。”

  王富听得脊背发冷,不过,他担心那些工人的命运,提醒道:“江城王要打进皇宫。”

  皇帝仍不紧不慢道:“有太子在,他赢不了。”说完,一挥手,带着侍卫向皇宫走去。王富也忍痛随着大家去了皇宫。皇宫里一片安静,江城王已被太子活捉,旁边,还押着一人,是塔元县刘县令。

  这家伙,本是江城王的同伙。

  在皇帝审问下,刘县令供出,江城王接到修墓圣旨后,想到王富──也就是王子九,便暗中让当地县令逼迫他造一种机关,王富却借口金盆洗手,拒不出山,逃到塔元县。于是,江城王让刘县令杀一个犯人,扔进古墓,然后嫁祸王富。在王富将被处死时,自己再出面救他,把他奉养起来,为了感恩,王富必将制造机关。

  王富听了,望着江城王道:“王爷好毒啊,利用了我,还给我下毒。”

  刘县令一听,为了将功折罪,忙讨好地说,这种毒药是自己献给王爷的,自己有解药,说完,忙把解药取了出来。王富接了倒进嘴中,不一会儿,肚子果然好了。

  皇帝回头,对太子道:“皇儿,怎么这么快就平息了叛乱?”

  太子恭敬地回答,都是按圣上的嘱咐,提前准备的,暗中收买了江城王的下属。江城王听了,脸上一阵白一阵青。皇帝一挥手,喊声:“来啊,砍了。”

  一群军士一拥而上,推着大喊饶命的刘县令和一言不发的江城王出去了。

  平复叛乱后,皇帝十分高兴,将王新疆哪里治癫痫#!好富请进殿里,突然一扔杯子,四周侍卫一拥而上,抓住王富。王富又一次惊得目瞪口呆,大叫无罪。

  皇帝呵呵一笑,说:“你不但没罪,还有救驾大功,但我仍得杀你。”

  “为什么?”王富不解。

  “我的陵墓,你能进能出,我能放心吗?”说完,挥挥手,让砍了。至于那些工匠,还有随他进入墓室的侍卫,今晚全让他们闭眼,不要见到明天的太阳。卫兵拖着王富就向外扯,王富回过头,告诉皇帝,自己早知有这一天,所以,在陵墓中做下了一个小小的手脚,以后,任何盗墓贼都可自由出入。皇帝愣了一下,一挥手,让把王富带回来。皇帝告诉王富,如果能将机关恢复,饶你活命,否则,五马分尸。

  王富笑道,给一道免死圣旨,自己再去恢复机关。圣上若不肯,反正怎么死都是死,他绝不会恢复机关的。

  皇帝当即下了一道免死圣旨,交给王富。然后让太子带着一群侍卫,随自己到了陵墓前,告诉太子带着侍卫在外面,让王富把打开断龙石的机关告诉太子,并嘱咐太子,自己随王富进陵墓。“你要敢放下墓道石,我饶不了你。”说完,一剑下去,旁边一块巨石一剖两半。

  皇帝之所以敢单身冒险,就仗着自己武功高强。

  王富在前,皇帝仗剑在后,进入陵墓,断龙石突然落下,墓门关上。皇帝一惊,仗剑向王富刺去。王富躲过,顺手在墙壁一按,脚下一块石头分开,自己掉了进去,“轰”一声,石头又恢复原样。

  原来,王富在安设机关时,特意造下一个机关,直通下面一个暗道。

  哪一个机关大师,设暗道时,不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王富在墓下地道偷偷逃出,亡命江湖。六天后传来消息,老皇帝不知下落,太子登基。王富知道,一定是断龙石落下后,墓门再没有打开。

  看来,太子虽掌握了开门之法,却仍未开门,任自己的父亲饿死墓中。他不由一声长叹,从此再也不设机关了,用他的话说,世上没有解不开的机关,唯一解不开的,是人心。

 

© wx.jootg.com  九零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