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烧不起_散文网

2010-01-:31

老妈发烧了……

去最近的那家医院,说发烧38℃以上的不许我们看,必须去二院的发热门诊。

连抱带拽地把老妈弄到车上,还没到那里老妈已经站不住坐不直,昏昏沉沉趴在那桌上,我看这状态怎么还能看门诊?还是住院吧,问一下发烧的住哪一科?说是三楼传染科,去租了一张担架床,还是光板,先让老妈躺上去,和妻拉推着上电梯到三楼。却找不到那传染科,问一下,说是在另一边上,而且那边不通电梯。

这时候我叫的来帮忙的到了,他说不能住三楼!那是传染科,你只是个感冒又不是甲流,再把你给传染上,那可不得了。想想也对,那该怎么办啊。先去急诊?

去了,一说发烧的,急诊不给看,说发热门诊就在外边,这是政治性的,说不看就不看。( 网:www.sanwen.net )

只有去了?

而这时候老妈浑身已经溻透了意识也有所恢复,推到门诊里边,把路几乎全部堵死了,给大夫说明情况,凌晨发烧,出过汗好些,上午又烧,而且出现强烈的寒战,但现在不烧了最好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好象。

大夫说如果不愿意住院就透透视、查个血,好的,上二楼,透视完再去查血的地方,人家下班了。

我们到的时候还在抽血,不知道在哪里刷卡,还没问明白,人家下班了,关灯走人了。而且往外撵,还要锁大门。

只好出来,下楼,怎么办啊,再去问问那大夫。

还不错,他叫了急诊科的护士来给抽了血,抽血的时候护士才让临时进到了一个病室内,没继续冻在走廊里。

门诊下班,送到后边病房查血的地方,说半小时后拿结果。

那大夫说他因为我们中午不回去了,问了半小时出结果,他说先去吃点东西。

我去拿了结果回来,他看了,说是白细胞高很多,应该是有炎症,不像流感,但也不能完全排除,问我们打算怎么办。我们说想输输液,消消炎,不住传染科,问输液大厅可不可,他说不行,那就回家输吧。

因为这时候老妈除了力气还差点,别的基本已经恢复。他问了我们住的地方,还说认得我们那里的一个医生,是在他那里过的,按我们要求的开了方子,我们没拿药,回家。

吃一口饭,就再去我们家附近的医院去住,结果————————人家那位院长大人,先说你们怎么又来了?然后治癫痫病那医院最好说还是离不开俺们吧?我们说来住院,他老人家说别住了,为什么?因为他累了,今天已经收了三个病号,别的大夫都不管。

然后又发了会牢骚,按二院的方子写了一天的液体,让输液去。

没办法,只好这样了。老妈进去坐下,和相识的人聊天。

对面是80岁的老太太,精神很好,因为血压高点来输液;后边是个刚够60的男人,吹得房顶不大安全了。

我们听着,输完液四点半多点。

回家坐一下,问我在不在这里吃饭,我说不了,回去。

上楼做好饭吃了一多半,还剩一口,电话来了,还是老打的,还是老妈,又开始打哆嗦了。

我穿衣下楼,给开出租的朋友打电话,他正忙着。我先到家看一眼,然后出来打车。

直接去急诊,告诉他上午来看过发热门诊,说是有炎症,那大夫听也不听,直接给传染科打电话。我说现在没发烧,他说试下表吧,让去护士那里拿体温表,护士说5块钱押金。

掏兜没零钱,给她个20的。

老妈已经想夹不住表了,难受,呕吐,比划着出了那屋,我摸着烧上来了,拿出来看已经到了40.2℃!

那急诊科的大夫也才害怕癫痫病克星药起来,又打个电话给传染科,并且替我叫两个人来,连椅子抬上三楼,抬进大夫办公室,人家那俩人下楼回去了,大夫一看那么严重说先安排到一个屋里,我背进去放床上。

问问症状,看了看上午的门诊记录,说不应该上这里呀。又说也是,发烧的没办法。

又量了体温到了40.6℃,没办手续先用上了药,让我去办手续,交钱时候就告诉我这些不够,我说已经打电话了,马上送来,说十点,我说好。

我回去小刚就到了。让他看一会儿我回家拿点必用的。

开出租的朋友电话打好几个 ,我这才接听,解释了,现在已经稳住了。

我回去,朋友给拿药上来,坐下说会话。快十点,让他回去了。

十一点多发现下了。

输液到四点半,早上六点,老爸打电话问,说不烧了,现在是36.4℃。

不到七点我去上班,淋湿了。下午两点多赶出车间,路已经是白的了,还结了冰。妻打电话过来,问我能不能早,她到点了。我说你先走吧,我十几分钟就能过去,现在去老家推车子。接到信息,回两条。

问查房情况,说来一群人,问得很细,以前有过什么病都报了,老妈说抽屉里有三张单子,我一看,是这里申嘉峪关治疗癫娴的医院请会诊的,仨20元。有心内的,有内分泌的,还有肾的,问问我依次送过去,一会儿一个个都来了,都听听问问,说商量一下,就走了。

我回家做饭,送了来,陪着。说说话。

说起医保,没让办,说还没确诊。

天亮了就是今天了。下午妻打电话说已经输完液了,不急,我下班过去。

看看单子,床位怎么是80?

去问,人家说这是单间,不安排别人住,你如果不愿意住,可以调到四楼普通房,那是甲流专用。

那还是算了;就是,少住两天就有了。恩恩。

那就先把医保办了吧。

好的,小大夫给开了,让我去签章,结果人家一看,说写的排一二位的“发烧原因待查,泌尿系统感染”都不在医保范围,不给签章。

我回去再找大夫,小大夫很省事,把那俩一笔划了去,剩下冠心病高血压在前,让我再送回去。

人家笑了,改这个没用的,给我解释一回,说不是住院就都给报销,不是什么病都报,我明白了。

我回去跟老妈说如果只是炎症,没别的,不行明天出院吧,咱回家输液去,咱烧不起。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我在红尘等你_散文网
© wx.jootg.com  九零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